• 产品
  • 供应商
  • CAS号
  • 采购
  • 资讯
  • 会议

热搜关键词: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主编视角 >> Scripps药学学生自杀:硕博生学术压力问题再次被热议

Scripps药学学生自杀:硕博生学术压力问题再次被热议

http://www.cphi.cn   2017-08-11 10:47 来源:CPhI制药在线 作者:陈斌

这次不幸的主角是学术殿堂级的研究所Scripps的一名博一生安娜欧文斯比。16年时安娜的朋友收到了一条也是安娜最后一条发给她的短信:"我现在有这样的感觉,我真的属于那个(Scripps)地方吗?像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得到博士学位。我觉得我感觉在那里像个无家可归的人或者是在监狱。"

       这次不幸的主角是学术殿堂级的研究所Scripps的一名博一生安娜欧文斯比。安娜在 Scripps研究所丹尼尔斯W沃兰教授组内进行鉴定蛋白质功能的小分子调节剂方向的研究工作,专门利用小分子激活剂抑制涉及人类疾病的细菌酶。16年其导师的文章《在天然生物系统中蛋白质组的共价配体的发现》发表与顶级科学期刊《自然》。

安娜的导师,丹尼斯W沃兰教授

       (安娜的导师,丹尼斯W沃兰教授)

       16年时安娜的朋友收到了一条也是安娜最后一条发给她的短信:"我现在有这样的感觉,我真的属于那个(Scripps)地方吗?像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得到博士学位。我觉得我感觉在那里像个无家可归的人或者是在监狱。"

       26岁的安娜是博一学生,在其导师沃兰教授发现这个情况后,立即将安娜送去心理健康治疗组,该医疗组织没有在安娜的学生保险范围内,但是导师仍为她支付了治疗费用。

       但这之后的几周才是不幸的开始,治疗告一段落后的安娜返回实验室,想继续她的论文研究工作。

       但她却被告知禁止进入沃兰教授的实验室,并且也不能接触组内其他的同学,她被完全"孤立和排除"了。

       更使她感觉糟糕的是导师沃兰找她谈话,鼓励建议她从Scripps退学,而且也没有帮她联系其他愿意接受她的学校或给她接下来的人生一些建议。

       事后没多久Scripps研究所传出一条不幸的消息,博一学生安娜欧文斯比自杀身亡。

       安娜的故事:

照片中间的女孩就是安娜欧文斯比

       照片中间的女孩就是安娜欧文斯比

       事后安娜的母亲维多利亚欧维斯比回忆起她女儿时仍旧泣不成声。

       维多利亚说:"我女儿很风趣,心肠好。她上高中时是学校中的佼佼者,大提琴演奏也非常有才华。

       高中毕业时,我们最初选择了克利夫兰音乐学院。按照学院的安排学生们去附近的顶级私立大学凯西储大学上非音乐类选修课程。

       在上完化学课程后安娜对我表示她要重新考虑一下她的职业发展道路,她觉得将来靠演奏大提琴挣不到钱。"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安娜转入了凯斯西储大学的化学专业。

       本科生时期安娜出色的学习热情和态度很受化学教授格雷戈里托勒普的欣赏。

       作为安娜的老师:"我招她进有机化学组,因为安娜在化学方面非常有天赋,只要我跟她讨论一个研究思路后,她就会自觉追踪阅读所有有关的文献。"

       但表面优秀的安娜却有着另一面:

       她的家人说"安娜在格林维尔长大,对父母来说她是个让人从小就操心的孩子,因为安娜有经常性的情绪失控,面对轻微挫折安娜就会表现出焦虑。"

       安娜的状态很让她母亲为难:"大学时安娜的父亲因酗酒死于肝病。当时她情绪很不稳定,我去寻求精神医生的帮助,但是医生只是说,夫人,您的孩子太聪明过于追求完美所以才敏感,并提到过安娜会有任何精神疾病。"

       托勒普说:"由于家庭原因,安娜很喜欢找我谈一些她的个人问题,我认为渐渐的她把我当做家庭中缺少的那部分。到了她大三时,我直接告诉她,我不能再一直照顾你的个人问题,但是我会给你在事业上一些的建议。"

       安娜似乎很好的接受了老师的意见。托勒普说:"在我工作闲暇的时候,我仍旧关注这名比较特别的学生。我注意到她一直在挑战自己,专注于向自我挑战。最后安娜毕业时得了学校的几个大奖,有一项就是本科最佳论文。"

       学生的压力风险:

       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道,美国20 - 34 年龄段自杀率为每10万人中有16人。

       增加自杀倾向的原因有精神障碍,童年创伤和自杀倾向家族史。

       但很少有专门针对硕博学生因精神问题自杀的报告。直到2017年8月Research Policy上发表了《比利时的博士生工作精神健康问题》的报告,报告中表明博士生有发生抑郁症的风险高达32%!

       Emory大学匿名对301名研究所进行独立调查确定,34%以上的学生可能有中度或重度抑郁症,7.3%有自杀倾向,2.3%曾经有自杀计划。

       肯塔基大学医学院助理院长内森范德福德说:"这个人群的精神卫生问题要比普通人群高的多。"

       "自杀,除了我们了解的一些长期影响因素外,短期内因工作环境过渡时巨大的压力也会起作用。与开始进入大学不同,本科生向研究生院的过渡时可能涉及重大的生活状态的改变。

       研究所可能会搬去单独住在一个公寓里,很少看得到以前的本科室友,公寓里是实验室的伙伴,年龄相当。当学生没能通过一些考试时,他们失去了能咨询的人。家人和朋友也不了解研究生院这样的经历无法去帮助他们分担挫败感。

       "优秀的学生在付出超多的精力追求每一步学业上的突破时,自然会担心失败以及很难承受住失败的感觉。"

       笔者评:目前不管是国内国外名校导师压力都非常大,招录一个能力不足或个性问题的博士生,实际上对导师的负担非常大,尤其是在工作考评上没有产出的年轻的副教授,助理教授可能会面临缩减招生指标最终退出学校的压力,所以国内大多导师选择硕博连读甚至本科直博生。

       硕博连读意味着学生的性格和能力做老师的都比较熟悉,而本科直博意味着学生在本科时的基础知识有所保障。

       学生转入研究生院意味着已经经过老师的一层筛选,表现出的个人特质对导师有吸引力。

       作为学生也需要收起求学上课的态度,要意识到硕博尤其是博士进组更像是第一份工作或者进一步提升你高度的事业。

       而师生之间的相处更似于一种"婚嫁关系"学术型的老师匹配满脑想致富的学生肯定是不合适双方的。如果学生想法简单就是要毕业赚钱,那么大可在硕士毕业后就可以投身工业界。而博士阶段还是需要耐得住生活清冷,需要对研究保持兴趣和情怀的。

       本文参考来源:《美国化学协会杂志8月封面故事》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市场动态更多 >>
主编视角更多 >>
热门标签更多

投稿合作联系方式: Emily.yan@ubmsinoexpo.com 021-33392274

地址:上海市襄阳南路218号现代大厦8楼 200031

分享
CPhI 网上贸易平台: CPhI.cn| En-CPhI.cn| CPhI-Online.com
客服热线:  86-400 610 1188 (周一至周五 9: 00-18: 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安全与隐私| 知识产权政策| 友情链接| 站点地图| xml地图| 供应商大全| cas号查询
2006-20 上海博华国际展览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ICP备0503485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4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