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供应商
  • CAS号
  • 采购
  • 资讯
  • 会议
下载CPhI制药通APP

下载CPhI制药通APP

热搜关键词: d 泛醇 玉米蛋白饲料 cas no查询 cas no 卡培他滨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市场动态 >> 查账药企、推广DRG 部委联合推动医保改革

查账药企、推广DRG 部委联合推动医保改革

https://www.cphi.cn   2019-06-06 11:31 来源:八点健闻

本周,国家医保局与财政部相继发布通知,部署整治药品流通、推广DRG试点两项工作,释放部委联合推动医保改革的强烈信号。

       本周,国家医保局与财政部相继发布通知,部署整治药品流通、推广DRG试点两项工作,释放部委联合推动医保改革的强烈信号。

       先是财政部官网6月4日发布消息,将在6-7月间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此前,财政部会同国家医保局已随机抽取了77家药企,列入检查名单。

       紧接着,6月5日晚,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局联合发布通知,督促在全国30个城市展开DRG(疾病诊断相关分组)扩大试点工作。

       知情人士透露,自胡静林由财政部副部长调任国家医保局局长以来,两部门之间有很好的互动配合。

       向来慎用会计信息质量监管权的财政部,此次与国家医保局联手专项检查药企,用意十分明显。

       陷入恐慌的不只文件中列出的77家药企,所有药企都意识到,此次两部委从“会计检查”入手,且重点检查销售费用这一“抓蛇七寸”的做法,是真要下定决心重拳整治多年以来药品在销售、流通中的种种潜规则。

       药品回扣等潜规则,多年来几乎存在于所有药企的经营活动中。在过去十年,卫健委、发改委等多个部门多次发布文件整治,收效甚微。

       为何这次财政部重拳出击?据接近证监会人士透露,2019年5月,上市药企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事件影响恶劣,引起股市动荡,股民不满。此后证监会对康恩贝、步长、益佰等十余家上市药企发起2018 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重点调查销售费用占比异常的情况。在调查中发现,销售费用占总营收费用过高,在药企中普遍存在。证监会将此情况由此上报国家相关部门,由此推动财政部和医保局联手发布文件,对药企进行彻查。

       前奏:十余家上市药企被证监会调查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5月以来,上市药企发布2018年财报后,有十余家药企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有关2018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

       问询函集中在有关公司销售费用的调查。以5月29日《关于对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8 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为例,问询函提到,2018 年康恩贝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长 49.84%,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50.42%,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市场费(包括学术推广费、市场调研费、信息咨询费、营销策划费、招投标费、样品费等)同比增长 86.01%。问询函让康恩贝补充披露销售费用主要项目的核算内容明细、对应金额及费用确认依据; 分析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大幅增长且增速显著高于营业收入的合理 ;公司确保大额销售费用支出的真实 、合规的措施,并自查是否存在相关费用支出违规的问题或风险等关键问题。

       此外,益佰制药、步长制药、大理制药等接到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司,都存在销售费用过高的情况。

       图片来源:八点健闻 制图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年报

       决心:药企所有制性质、地域全覆盖

       接受此次抽查的77家药企被分为两类:一类接受监管局的检查(原财政部派驻各地的专员,4月30日改名);另一类接受地方财政厅的检查。其中,财政部监管局检查企业有15家,地方财政厅检查企业有62家。每个省市财政厅(31个省市)各负责2家企业。

       名单中,包括赛诺菲、施贵宝、礼来等跨国药企,复星医药、恒瑞医药、步长制药、天士力等多家上市药企,还有上海医药、华润三九、国药这样的国企。不难看出,这次抽查的企业,从所有制性质上、地域上都是全方位覆盖。

       △图片来源:八点健闻 制图 数据来源:财政部官网、上市公司年报

       △图片来源:八点健闻制图 数据来源:财政部官网、上市公司年报

       目的:对药企实行穿透式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由国家财政部和医保局互动配合来检查药企,因此颇受业界关注。国家医保局自去年5月底成立以来,两大重头工作分别是打击骗保;“4+7”集采以实现降药价、医保控费。这次检查的本质是在做医保控费。

       这不是财政部第一次调查医药行业。2014年底,在福建“两票制”实行同一年,财政部厦门专员就调研了福建两票制。从福建省发源,2018年在全国推行的两票制,所谓“两票”,是药品从生产企业卖到商业批发企业开一次增值税发票,商业批发企业卖到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增值税发票,以“两票”替代之前常见的多个流通环节的多票。

       财政部厦门专员调查的结论是两票制不能抑制药价虚高,反倒倒逼出厂价高开,文件中提及一组数据,同一药品销往“两票制”省份比“非两票制”省份出厂价差最高近6倍 。

       多个专家认为,虽然“两票制”不能从根本上抑制药价,但有利于监管。两票制给药企带来巨大“痛苦”,倒逼药企为了保持竞争优势(回扣的竞争),必须选择出厂价高开,带来巨大的财务风险。“两票制”政策下,虚开出厂价的药企,在市场推广和销售费用上的异常现象,一旦被查,就能发现。为这次财政部对药企的会计检查创造了条件。

       6月3日,财政部官网消息发布的前一天,网上流传出的一份财政部加急文件显示,此次检查的目的是为了“剖析药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的成本利润构成,揭示药价形成机制,为综合治理药价虚高,解决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提供第一手资料”。并且,文件明确表示,各监管局、财政厅(局)对医药销售环节将开展“穿透式”监管。

       何谓“穿透式”监管?这份网传文件给出这样的解释:各监管局、财政厅(局)将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公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一位接近这次文件制定的业内人士表示,“检查药企的一些核心销售费用,相当于是抓住了药企的‘七寸’,药企给回扣一般通过现金的方式,大量的现金则要通过一些伪造的会议费、咨询费等发票来体现。”

       据另一位医药行业协会人士告诉八点健闻,这次针对药企的会计信息质量的检查已开展了一些时日。“这次检查应该是对医药行业规范运营系列工作之一,后面还有更多相关的动作。”

       一位长期研究医药行业政策的专家表示,除了规范药企财务会计信息外,这次检查的另一大目的则是打击医疗卫生行业的行贿受贿、腐败,主要针对医生、医院的回扣问题。

       让药企心惊的四大重点检查内容

       医库软件董事长涂宏钢表示,医药行业洗钱规模有2000亿元左右,原因就在于很多药企没有回扣根本就不会卖产品,回扣带来的市场销量效果太好,长此以往整个行业都在被迫跟随。

       据涂宏钢介绍,药企常见的洗钱做假账方式有这四种:第一,虚假销售费用。为了通过发票套取大量现金,药企、经销商的惯常做法是伪造大量的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咨询费等,这些造假手段短期内仅形式审查可能看不出问题,但长期来看问题就出来了,财务报告里一年举办上千场学术会议、交流会,调研会,这显然不合理,不符合正常操作逻辑。

       八点健闻了解到,之前因为“斯坦福650万美元入学费”陷入舆论旋涡的山东步长制药,则在去年一年时间组织上万场次市场活动。

       山东步长2018年年报显示,其去年总共组织市场活动19000余场次,组织市场调研23000余场次,组织学术交流活动20000余场次,即步长制药在2018年平均每天举办各类市场推广类活动共169场,包括52场市场活动、63场市场调研和54场学术交流活动。这家去年营收达136.65亿元的药企,其中80亿元都花在了销售上。营销费用畸高,是不少药企的通病,此次列入检查名单的药企中,除步长制药外,华润三九、沃森生物的销售占比也较高。

       第二,蓄意抬高成本。为了提高企业成本少缴税,或者把费用洗出去,一批药企在未真实采购原料的情况下,接受全国多地企业虚开中药材增值税专用发票,偷逃税款并套取非法利润所得。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蓄意增加企业进项,减少企业利润,进而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为此药企甚至开办空壳公司,制造虚假交易记录,为自己虚开增值税发票。少缴纳的税款再通过众多账户的腾挪,最后回流到企业,用以支付利益输送。

       第三,“高开模式”洗钱。“两票制”让通过流通环节洗钱的“低开模式”无法运作,很多药企转而通过抬高出厂价高开洗钱。在“高开模式”下,药企仍然必须要有足够的现金回扣、劳务费支付给医院、医疗机构用于学术推广、技术开发等。因此,不得不列支大量的劳务费、会务、技术服务费等就成了洗出现金的现行办法。但是高开之后,这些洗钱即代理商不是自己销售行为,而是在厂家指导、监管下的推广行为,代理商违规那么厂家也必须要承担违规责任。也就是要承担穿透监管责任,而且由于高开,所有的行为都在财务上留下痕迹了,也就是说不合规证据链永久留下来,一旦被查,必然暴露问题。

       第四,采购返点。为了提高药品销量,很多药企、医药公司也通过按照采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本质上就是回扣。甚至有的药企出价百万购买药品采购权,比如,打包购买某医疗机构、卫生院未来5年的药品采购权,每年采购不少于100万。这就意味着这些医疗机构只认准某医药公司,只能从该医药公司采购药品。这样专门为药企敞开大门,必然要收受销售返点等各种好处。

       药企的这些行为,财政部等在前期调研应该已经了然于胸,因此此次检查的重点内容也颇为细致全面。不过,财政部官网上并未披露这一内容,而是在网传版加急文件中列出:

       第一,费用的真实性。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以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类发票套取大额现金的现象;是否存在从同一家单位多频次、大量取得发票的现象,必要时应延伸检查发票 开具单位;会议费列支是否真实,发票内容与会议日程、参会人员、会议地点等要素是否相符;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医药企业的现象;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

       第二,成本的真实性。采购原材料时,是否存在通过空转发票等方式抬高采购成本的情况;将制造费用分摊至不同药品时,分摊系数是否合理,是否存在蓄意抬高生产成本的现象。

       第三,收入的真实性。是否利用高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是否将高开金额在扣除增值税后又以劳务费等形式支付给医院等机构,或者用于医院开发、系统维护、学术推广等。

       第四,其他。是否存在私设“小金库”现象;营销人员的薪酬支付是否合规;是否按照采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现象;库存管理、合同签订、销售发货、款项收取等流程控制是否有效,是否存在药品空转现象。

       瑞视眼科首席财务官李一山告诉八点健闻,销售费用是药企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这次会计信息检查后,会加速推动一些药企从以前的代金销售转型为学术推广。

点击下图,观众预登记成功送20元话费

预登记

如果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

医保 两票制 DRG付费
市场动态更多 >>
主编视角更多 >>
热门标签更多

投稿合作联系方式: Kelly.Xiao@ubmsinoexpo.com 021-33392297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虹桥路355号城开国际大厦7-8楼 200030

CPhI 网上贸易平台: CPhI.cn| En-CPhI.cn| CPhI-Online.com
客服热线:  86-400 610 1188 (周一至周五 9: 00-18: 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