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供应商
  • CAS号
  • 采购
  • 资讯
  • 展览与会议
下载CPHI制药通APP

下载CPHI制药通APP

热搜关键词: 厂家直销盐酸四环素 氧化铁黄 金红石型钛白粉 伊维菌素 干燥剂价格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市场动态 >> 2022年Biotech“死亡”名单:它们做错了什么?

2022年Biotech“死亡”名单:它们做错了什么?

https://www.cphi.cn   2022-11-28 11:35 来源:氨基观察 作者:朱来

为了纪念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技术市场,Fierce Biotech于近日推出了2022年踏入墓地的生物科技公司名单。该名单共有7位成员,分别是Diffusion制药、Exicure、Genocea、H3 Biomedicine、Kaleido、Orphazyme、Bone。

       为了纪念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技术市场,Fierce Biotech于近日推出了2022年踏入墓地的生物科技公司名单。

       该名单共有7位成员,分别是Diffusion制药、Exicure、Genocea、H3 Biomedicine、Kaleido、Orphazyme、Bone。

       其中Exicire和Diffusion制药两家公司尚未完全闭气,只是因为已经大幅缩减研发工作,半身子躺在棺材里,所以“上榜”。

       某种程度上来说,该名单不只是市场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因为,这是一份在金融动荡和临床失败的危险重压下,崩溃的biotech名单。

       导致这些企业失败背后的某些“经历”,或许能够为整个行业带来“警示”作用。

       / 01 /

       Diffusion制药——缺乏“出售”自己的能力

       对于Biotech来说,融资能力也是实力的体现。缺乏融资能力,或者说没有“出售”自己能力的Biotech,危险系数无疑更高。Diffusion制药,便诠释了这一点。

       Diffusion制药是一家研发“组织缺氧”药物的biotech。

       公司的TSC疗法,能够在低氧的条件下改善组织供氧,目前已开展了肺炎、贫血和实体瘤等多种适应症的临床试验。

       Diffusion制药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Cobuzzi Jr博士表示,TSC也可以作为多形胶质母细胞瘤等低氧实体肿瘤的辅助治疗。但前提是,公司能找到一笔交易或其它合作伙伴来帮助它度过这场危机。

       的确如此,Diffusion制药已经捉襟见肘多时。截至2022年9月末,公司帐上现金只有2585万美金。在寒冬中,公司的市值跌至1000万美金,基本丧失了再融资能力。

       今年10月,Diffusion制药宣布,公司可能会进行合作、许可交易、剥离甚至完全出售。

       不过,各项计划也可能只是说说而已。目前,这些项目没有完成的时间表,管理层也没有承诺何时会有新消息。

       / 02 /

       Exicure——输给“内控”的公司

       一直以来,科学家能否经营公司是市场最大的疑惑。核心原因在于,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核心竞争力不仅包括研发,还包括管理、内控等。Exicure或许就是一家败给“内控”的公司。

       Exicure是一家专注于神经系统疾病创新疗法研究的biotech。

       这家诞生于美国芝加哥的biotech,含着金汤匙出生,从比尔·盖茨等人那里筹集了数千万美元。完成IPO后,市值一度逼近10亿美金,成为“准独角兽”。

       遗憾的是,Exicure经常因为各种错误登上头条。公司最大的问题,是“内控”。

       一项内部调查发现,Exicure的前神经科学小组组长,在2021年前9个月里误报试验数据。这直接导致Exicure放弃了核心管线的研发。

       从那以后,公司厄运连连,一直在削减管线和裁员,并调整研发方向。

       在遭遇挫折之后,Exicure将研究重点转移至临床前疼痛项目SCN9A。然而,研究人员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该候选项目不合格,公司随即暂停了所有的研发工作。

       在此期间,Exicure进行了内部重组,并进行裁员以削减成本并调整业务、精简管线。始终在动荡中蹒跚前行,Exicure如今的市值只剩下区区561万美金。

       今年9月底,CBI公司以54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公司340万股普通股,这才让Exicure能够运转至今。

       / 03 /

       Genocea——资金耗尽导致散伙

       在资本寒冬中,Biotech最大的挑战,是资金。对于大部分biotech来说,需要推进管线研发以获得市场认可,而没有资金意味着难以完成上述动作。

       这将导致,即便你自认为实力出众,但也无法让市场意识到你真的实力出众。Genocea便是在这一背景下,踏入墓地的biotech。

       Genocea自以为傲的,是其专有的发现平台ATLAS。根据公司表述,ATLAS平台可以使用患者自身的T细胞免疫反应机制来识别最 佳抗原,从而实现更加个性化的癌症免疫疗法。

       基于该平台,公司开发了一款肿瘤疫 苗,和特定新抗原的T细胞疗法。正是凭借技术平台+管线的故事,Genocea在二级市场市值一度超过14亿美金。

       遗憾的是,公司没能证明自己,导致难以获得再融资。从2013年至今,公司帐上现金始终在数千万美金徘徊,亚历山大。

       在经历了多年的财政压力后,Genocea于5月24日正式宣布退市,并遣散了剩余的非必要员工。

       Genocea一直试图坚持下去。2022年4月,Genocea宣称在研T细胞疗法产品GEN-011在I/IIa期临床试验中展现了一定疗效,5名患者中4名病情稳定,并计划下一阶段研究中继续增加剂量。

       然而,仅仅几周后,Genocea就宣布了一项战略评估,旨在出售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资产并裁员65%。

       最终结局,如上文所说,散伙。

       / 04 /

       H3 Biomedicine——大药厂缩编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大药厂频频调整,子公司裁撤无数。关门大吉的H3 Biomedicine,就是大药厂减员的一个缩影。

       H3 Biomedicine是日本药厂卫材的子公司,成立于2010年,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专注于发现和开发精准肿瘤治疗方法。

       自2010年成立以来,H3一直是重要卫材的创新发现平台和开发引擎,目前已经提交了4项IND,签署了2份授权协议,完成了H3B-6545概念的临床验证。”

       不过,近年来跨国药企在市场压力之下调整不断,卫材便是其中一员。今年7月,卫材决定永 久关闭其肿瘤学部门H3 Biomedicine,裁员人数预计为88名。

       其将全球研发(R&D)组织从以前的业务集团结构改革为新的研发组织DHBL。H3 Biomedicine在研业务也将合并到DHBL组织中。

       对此,市场猜测可能是由于投入成本超出预期、肿瘤线高管变动、人员有所调整、研发进度存在问题,也可能是卫材认为阿尔兹海默症药物未来的市场潜力大,做了资源的优先倾斜。

       / 05 /

       Kaleido——坐拥全球顶流资源也难逃失利

       在生物科技行业,大佬坐镇是加分项,但也仅仅只是加分项而已,并不能代表实质性的利好。历史上,大佬失利的例子比比皆是。Kaleido也是这样一个例子。

       看上去,Kaleido是一家玄学公司,其宗旨是以“解锁微生物群,改变医药世界”。

       不过,Kaleido背景绝 对够硬。其为顶级投资机构Flagship Pioneering孵化的明星,与Moderna属于同门师兄弟。

       成立之后,Kaleido与诸多大佬搭上关系,包括与全球著名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学博士 Robert Jenq 合作,与慢性阻塞性肺病基金会联手,和强生联姻探索微生物组代谢疗法在预防特应性疾病、免疫疾病。

       公司C轮融资达到1.01亿美金,且在IPO后市值超过10亿美金。不过,由于迟迟没有拿出成绩,投资者兴趣衰退,公司逐渐陷入危机。

       这种背景下,公司甚至铤而走险。

       Kaleido核心产品KB109是一款治疗多重耐药性细菌感染的靶向聚糖,在未经FDA许可的情况下,意图用于缓解和治疗新冠肺炎。

       对此,FDA显然不接受,下发警示函终止公司的荒诞行为。这,也阻断了Kaleido最后的生路。

       今年2月,面对日益减少的现金储备,KB109用于慢阻肺的II期临床研究被迫终止。

       到了4月份,在未能找到买家,且资金“败光”的情况下,Kaleido宣布“无法继续运营,最 好的选择是有序地结束流程”,正式宣告踏入墓地。

       / 06 /

       Orphazyme——被FDA劝退的明星选手

       小型生物技术公司通常依赖一两种产品,这使它们成为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类型。Orphazyme是一家“高风险”的案例。

       Orphazyme是一家位于丹麦的biotech,专攻神经退行性疾病药物研发。其核心管线arimoclomol旨在治疗一种罕见的进行性遗传疾病C型尼曼-匹克病。

       该疾病适用人数极少,全球患者总数估计约为3000人;但商业化前景可能不低,公司预计该疗法治疗价格约为30—60万美金。

       在这一背景下,Orphazyme二级市场巅峰市值逼近30亿美金。遗憾的是,arimoclomol的临床数据显示,该药物疗效并不明显。

       最终arimoclomol被FDA和EMA接连劝退。受这些负 面消息影响,Orphazyme股价持续暴跌,市值只剩下3000万美金。

       更悲剧的,核心管线失利,导致Orphazyme陷入裁员风波,最终破产。

       Orphazyme的结局,是被KemPharm以不到1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头铁的KemPharm表示,还将继续推进arimoclomol上市申请的计划。在此,祝KemPharm好运。

       / 07 /

       Bone——摊子铺太大“扯到蛋”

       对于Biotech来说,管线越多并不意味着越好。毕竟,初创型企业有没有能力推进诸多管线存疑,单单资金压力就不小。

       Bone Therapeutics或许就是摊子铺太大,扯到了“蛋”。Bone Therapeutics是一家骨细胞治疗公司,专门解决骨科和骨病领域未满足的医疗需求。

       根据介绍,公司拥有广泛的创新同种异体细胞治疗解决方案组合,涵盖一系列适应症。其官网显示,公司拥有5条管线。

       对于一家未上市的biotech来说,这可谓挑战巨大。

       2022年3月,在镇定思痛之后,Bone Biologics决定彻底改革整个产品线,将所有开发资源,集中于高风险胫骨骨折的异基因细胞疗法。

       随后,Bone基本上解雇了整个核心高管团队——CEO、CSO、CFO 、CBO都被扫地出门,非执行董事会成员停职留薪。

       此前有披露称,如果Bone继续正常运营,它将在今年第三季度耗尽资金。

       幸运的是,Bone被法国Biotech Medsenic拯救,在8月份对其进行了反向合并。两家公司合并后更名为BioSenic,并将致力于炎症和骨科疗法的研发。

       Bone的细胞疗法是BioSenic保留的资产之一,其IIb期试验结果将于2023年上半年公布。在这笔交易中,Bone的最终估值略高于1000万美元。

       合并,使Bone在2022年不会踏入墓地,但不代表以后不会。手里仅有510万美元库存现金,BioSenic还远谈不上安全。

如果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

市场动态更多 >>
主编视角更多 >>
热门标签更多

投稿合作联系方式: Kelly.Xiao@imsinoexpo.com 021-33392297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虹桥路355号城开国际大厦7-8楼 200030

CPHI 网上贸易平台: CPHI.cn| Pharmasources.com| CPHI-Online.com
客服热线:  86-400 610 1188 (周一至周五 9: 00-18: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