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
  • 供应商
  • CAS号
  • 采购
  • 资讯
  • 会议
下载CPhI制药通APP

下载CPhI制药通APP

热搜关键词: 熊去氧胆酸 巴斯夫 多西他赛 avastin 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主编视角 >> 肿瘤免疫疗法战胜索拉非尼:Tecentriq联手Avastin将收获肝细胞癌一线疗法

肿瘤免疫疗法战胜索拉非尼:Tecentriq联手Avastin将收获肝细胞癌一线疗法

https://www.cphi.cn   2019-10-22 13:14 来源:CPhI制药在线 作者:1°C

2019年10月21日,罗氏公布一项颇具里程碑意义的研究进展,IMbrave150数据显示Tecentriq + Avastin vs. 索拉非尼能够给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带来显著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获益。

       2019年10月21日,罗氏公布一项颇具里程碑意义的研究进展,IMbrave150数据显示Tecentriq + Avastin vs. 索拉非尼能够给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带来显著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获益。 Tecentriq与Avastin联手PK掉了索拉非尼,vs.索拉非尼,这是在一线肝细胞癌患者中第一个显著提高总生存期的突破性疗法,这也是12年来肝细胞癌一线疗法极其重要的一个突破,想当年,乐卫玛 (仑伐替尼),也只是跟索拉非尼打了个平手,欧狄沃,可瑞达也未能挑战成功!

       文章关注IMbrave150临床试验,关注肝细胞癌!

       一.IMbrave150的成功打破了肝细胞癌一线12年的沉寂

       肝细胞癌一线疗法的历史是一部血泪史,2007年索拉非尼获批用于肝细胞癌一线后,除仑伐替尼2018年第2个获批外,orantinib, erlotinib, linifanib等等均失败。

       特别的:

       1. 多吉美 (索拉非尼)为首个获批肝细胞癌一线的突破性疗法

       2007年10月,多吉美 (索拉非尼) 欧盟获批用于肝细胞癌一线治疗,药物成为首个获批用于一线治疗的系统治疗方案,SHARP 是支持药物获批的关键3期临床试验。

       SHARP (NCT00105443)

SHARP

       数据来源:索拉非尼prescribing-information

SHARP

       数据来源:索拉非尼prescribing-information

       2. 时隔11年,乐卫玛 (仑伐替尼) 打平多吉美 (索拉非尼)

       2018年08月17日,默沙东和卫材联合宣布乐卫玛 (仑伐替尼) 获批用于肝细胞癌一线疗法,REFLECT为支持此适应症获批上市的关键临床数据。

       REFLECT (NCT01761266)

       OS:仑伐替尼 vs. 索拉非尼 非劣

 REFLECT

       数据来源:仑伐替尼prescribing-information

 REFLECT

       数据来源:仑伐替尼prescribing-information

       3. 时隔12年:肿瘤免疫疗法战胜索拉非尼

       2019年10月21日,罗氏Avastin联合Tecentriq vs. 索拉非尼能够显著提高患者总体生存期、无进展生存期,这标志着肿瘤免疫疗法首次战胜索拉非尼,该项临床试验IMbrave150的成功打破了12年来肝细胞癌一线疗法的沉寂,IMbrave150的里程碑式的成功是近12年来肝细胞癌一线疗法的首次革新。

       IMbrave150并非是第一个向肝细胞癌一线疗法发起冲击的肿瘤免疫疗法,在PD-(L)1抗体中:

       a. 2019年06月24日,CheckMate 459,NCT02576509,一线治疗肝细胞癌,纳武利尤单抗 vs. 索拉非尼,失败;

       b. 2019年02月,KEYNOTE-240,二线治疗肝细胞癌,帕博利珠单抗 vs. 安慰剂 (+Best Supportive Care) ,未达到OS, PFS主要临床终点,失败;

       c. 其他正在奋战中肿瘤免疫疗法包括帕博利珠单抗+仑伐替尼等,详见下表:

奋战中肿瘤免疫疗法

       上表中,临床试验进展均非常值得关注,尤其是信迪利单抗 + IBI305 vs. 索拉非尼,临床试验设计类似IMbrave150,临床试验结果更加值得期待!

       二.肝细胞癌:人类健康的一大杀手

       全球都有着肝细胞癌高负担,好发于HBV, HCV, 酗酒的肝硬化患者,每年影响全球近75万人[1],尤其是亚洲地区,肝细胞癌高发,中国患者负担在全球非常之严重。

人类健康的一大杀手

       数据来源:Hepatocellular carcinoma[1]

       The global burden of HCC. The incidence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 is shown. The main risk factors for HCC development are hepatitis C virus (HCV) infection (for example, Egypt), hepatitis B virus (HBV) infection (China), alcohol intake,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NASH; Unites States) and aflatoxin B1 ingestion (Sudan). Mongolia has the highest incidence of HCC globally. HBsAg, hepatitis B surface antigen. Data from Globocan 2012 (REFS 1,3-9). Adapted from REF. 10,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肝细胞癌一线治疗鲜有进展

       2007年之后的12年来,肝细胞癌一线先后获批上市了多吉美 (索拉非尼) 和 乐卫玛 (仑伐替尼) ,但近12年来并未有新的优于索拉非尼OS 的新一代疗法上市。

肝细胞癌一线

       BCLC staging system and therapeutic strategy [1]

       备注:除了表中的索拉非尼外,2018年仑伐替尼获批用于肝细胞一线

       未来,罗氏Tecentriq + Avastin联合疗法预计会顺利获批肝细胞癌一线疗法,这将是肝细胞癌一线治疗上的又一次突破,贝伐珠单抗这一个超级重磅炸 弹也将搭上Tecentriq这辆快车,继续出发,缓解生物类似药带来的市场压力!

       [1] Llovet JM et al.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Nat Rev Dis Primers. 2016;2:16018

       作者简介:1°C,医药行业从业人员,希望自己的专业文字会越来越有温度,医药知识能够服务更多人,打破信息知识的壁垒!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索拉非尼 肝细胞癌 肿瘤免疫
市场动态更多 >>
主编视角更多 >>
热门标签更多

投稿合作联系方式: Kelly.Xiao@ubmsinoexpo.com 021-33392297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虹桥路355号城开国际大厦7-8楼 200030

CPhI 网上贸易平台: CPhI.cn| En-CPhI.cn| CPhI-Online.com
客服热线:  86-400 610 1188 (周一至周五 9: 00-18: 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